别离作文800字

分类:高中作文 04月23日

相处多年,习惯了有您。听惯了您的唠叨,吃惯了您的菜,看惯了您的影,突然的离去让我不习惯。
————题记

“平果(绰号),有人找”同学叫我。正在写作业的我毫无理会。不久,从教室门口走进一位身体瘦弱极普通的矮个妇女,仔细一看,竟是一位稀客的驾到————母亲(上学以来,她第一次来校)。急忙停住在作业本上移动的笔,起身迎面而上,拉着她那满是死茧的手走出教室。

来到走廊,拉她的那只手只觉被咯的生疼。见了我母亲像开了火的机枪说个不停,问我可好?待我一遍遍说‘好’时,她欣慰一笑。顿了顿,又叙起家里锁事,从低声说到高音,从微笑说到热泪盈眶。我木然站着,似学生听严师讲课般默默认真地听着,不善言辞的我,吐不出一个字。

离校之时,她以一句“我要去安徽了”使我伤心之极,心中有股莫名的惆怅。常说: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。人就像天空的云一样总是聚了散,散了聚。因此我也没挽留她。

我明白母亲对自己很吝啬:外出两年都舍不得换件新衣服。如今她又要离家远行,我就从裤兜里取出上学仅余的一张崭新一百元,叠了叠递给母亲:“我没用完的,怕弄丢了,给您用吧”母亲有些惊讶,又便利地抬起右手拍拍鼓鼓的衣角说:“你看,我有钱呢,你留着用吧!”我硬往她包里塞,迫于无奈她从包里掏出一大叠钱说:“你看,够了。”看着她手中皱巴巴的零钱,我语塞了。经几伦的推让,犟不过她,只得收回诚意。

母亲一步步迈着沉重的步履下了台价,然而又一次次遗忘了什么似的回来叮嘱我:照顾好年过八旬的奶奶。有人说过,男人流血不流泪、男儿有泪不轻谈,而十多岁的我却像姑娘似的差点泪流,为了母亲不为儿挂牵,我将眼看涌出的泪强止在眼眶里。当她第五次像生命垂危的老人慢慢地走下台阶,就再没回来叮嘱我什么了。然而却控制不住回头凝望,此时,才发现母亲也早已泪水盈眶了。

“妈,您慢走”临别之日,有千言万语想说,但唯此话能脱口而出。我想此时母亲和我最大的心愿就是:无论她怎样走,都会回到我站的台阶顶端,就像水循环一样,唯如此才不会有分离之痛。

目送母亲离去,直到她那瘦小但又高大的身影在眼帘中隐去,泪如雨,随即写下:

今日母子别,
泪掩眼朦胧。
春草明年绿,
母亲何时归?

倚在教室的窗框上,凝视母亲曾走过的那条凹凸不平的路,无数的字在心底已像白壁上的红字一样分明凸显:

在那遥远的小山村,小呀小山村.
我那亲爱的妈妈,已含泪远去,
崎岖山路唯你身影渐渐影去,
只有您驻足回头凝望之景,清晰可见。
分别一日,如隔三秋,何况数百日呢?
留恋、伤心、担忧涌上心头,
泪顺树甲之面颊悄然滚落,
如雨,浇灌脚下的一切……

蓦然发现母亲来校找到我的不易,她生平第一次来,学校倘不算大,但那大大小小的房间难免使她彷徨,不知走哪,固然有门牌号,可惜她不识字。我不是“美名远扬”众人皆知,她问了多少个学生才找到我呢?

为寻儿,她打破了第一次的记录;为寻儿,她一次次迷途;为寻儿,她不惜面子……

一阵风吹来,几片枯叶飘落在我的肩上,把我从沉思中唤醒,此时万簌俱寂,充满睡意,摸了摸安然躺在衣包中热乎乎的钱,心中茫然若失,隐隐作痛。

投稿人陈平,荣程中学高二1班,指导老师夏文轩,邮箱1663443425﹫qq.com,qq1663443425,联系电话1522978620